【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抵达以色列,启动为期四天的中东访问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抵达以色列,启动为期四天的中东访问。15日,拜登将前往沙特阿拉伯,迎来此次行程中最受争议的部分。所谓争议,是指美国曾因“人权问题”对沙特不满。因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拜登曾誓言要让沙特王室成为“贱民”。现如今拜登却要到登门求沙特石油增产,这在美国学者、政客眼里,无论是从“人权”还是“美国能源独立”独立角度来说,都是“打脸行为”。但即便“打脸”,拜登认为自己也有去沙特的理由。据《华盛顿邮报》消息,7月14日,拜登在与以色列总理拉皮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正在与中俄争夺国际影响力,疏远沙特将损害美国的利益,希望借此次访问重申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以防止形成“一个由俄罗斯和中国共同填补的真空”。彭博社分析称,拜登此行将面临“一无所获”的风险,不仅对外承认了自己对沙特政策的失败,还会让那些在人权问题上坚持原则与推动清洁能源转型的民主党人感到失望,或将导致民主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前失去对国会的控制。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综合《华盛顿邮报》、白宫网站消息,7月14日,拜登与拉皮德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华尔道夫酒店举行新闻发布会,期间被记者提问“会就卡舒吉遇害案和其他人权问题向沙特领导人说些什么”。不过,拜登并没有对此正面回应,仅表示“我对卡舒吉一案的看法非常明确,我从来没有在谈论人权问题时保持沉默”。“我要去沙特阿拉伯的原因比这要更深远一些,这是为了促进美国的利益。”拜登紧接着说道,“我认为我们有机会重申我们在中东的影响力。”“我们可以继续在该地区发挥领导作用,而不是创造一个真空,一个给俄罗斯和中国来共同填补的真空——这违背了以色列和美国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利益。”拜登还表示,此次访问的目的是与9个国家的元首就符合美国利益的问题进行协调,“我相信以色列的利益也是如此”。根据拜登的访问行程,他将参加沙特阿拉伯吉达举行的阿拉伯地区峰会,并与巴林、埃及、约旦、科威特、伊拉克、阿曼、卡塔尔、阿联酋和沙特领导人会面。 7月14日,拜登(左)与拉皮德在耶路撒冷进行会谈 图源:视觉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的话音刚落,前述提问的记者立即追问,“所以你不打算(向沙特领导人)提出人权问题?”“我会提出……我一直在提出人权问题。”拜登说,“我在卡舒吉问题上的立场非常明确。如果有人不理解,不管是在沙特阿拉伯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这些人肯定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白宫网站发布的拜登回答记者提问内容 据沙特国家通讯社援的引沙特国王办公厅消息,拜登将于7月15日至16日访问沙特,并在访问期间分别会见沙特国王和王储。美国公共事务电视网(C-SPAN)发布的信息显示,美东时间15日12时30分,拜登将出席在沙特阿拉伯吉达举行的迎接仪式。 美国公共事务电视网(C-SPAN)网站截图 事实上,早在该计划被部分美媒提前披露时,拜登就开始受到多方抨击,包括人权活动人士”、媒体人士与部分民主党人。而这背后的原因之一,就是拜登曾对沙特放出的“狠话”和采取的疏远政策。2018年,曾为《华盛顿邮报》撰写过专栏文章的沙特记者卡舒吉遭肢解杀害,美方报告认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事件的幕后主导者,动机则是对方为“不同政见者”。在2019年特朗普执政时期,拜登曾因此事誓言要让沙特王室成为“贱民”。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美沙关系也一直处于低谷。《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拜登如今访问沙特的决定,在事实上解除了其对于沙特的那一番“贱民之说”。《华盛顿邮报》的出版人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瑞恩也抨击拜登“卑躬屈膝前往吉达,与沾满鲜血的‘贱民’之手握手”。卡舒吉的未婚妻哈蒂丝·简吉兹也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直言拜登这种违背承诺的行为“令人失望”,并谴责拜登在类似问题上大搞“双标”。“你们谴责俄罗斯‘迫害不同政见者’,并在乌克兰犯下‘战争罪’。”哈蒂丝·简吉兹写道,“沙特人也在实施可怕的侵犯的人权行为,为什么你会对他们网开一面?是因为油价吗?”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海湾地区专家萨南·瓦吉尔表示,美国此时选择给沙特打气助威,无异于“打脸”。从另一个层面,乌俄冲突下各国开始寻求能源独立,而拜登却跑去沙特讨油,这在美国爱荷华州众议员阿什利·辛森看来,又是一种“打脸行为”。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图源:澎湃影像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拒绝透露是否会对沙特王室提起卡舒吉遇害案,旨在让萨勒曼摆脱责任。“他(拜登)回避了向包括萨勒曼在内的沙特人提出卡舒吉一案的承诺。”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表示,“因此,任何问责的理由都消失了。”另有观点认为,鉴于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核心地位,拜登政府此举也是无可奈何。美国非营利机构“中东研究所”政策副所长卡图利斯说,“拜登团队已经从‘青春期阶段’进入了一个‘稍显成熟的阶段’,即‘我们是对此不满,但又能做什么呢?’”“你不可能把那个家伙赶下台,所以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个非常艰难的局面,美国在中东的政策中有无数类似的例子。”在14日的发布会上,拜登称,地区稳定和全球稳定的目标是他与沙特会谈的主要内容。“当我明天(15日)会见沙特领导人时,我将传递一个直接的信息。”拜登说,“这是一个和平的信号,一个更加稳定的一体化地区可以给该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带来非凡的机会。”7月9日,拜登也在《华盛顿邮报》发文称,此次访问旨在加强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作为美国总统,他的工作是“保持国家的强大和安全”,以应对中俄。而中东的能源供应“非常关键”,为此,他必须和沙特接触,以维护一个“一体化和更加稳定的中东”。彭博社则提出,拜登此次访沙的核心原因还是为了“寻求援助以应对飙升的油价”,并试图在外交层面实现对俄罗斯的孤立。不过,《华尔街日报》此前援引沙特官员的话称,如今沙特与俄罗斯的关系已经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密切,利雅得既不打算中断与莫斯科的联系,也没有开采更多原油帮助美国政府应对能源危机的计划。彭博社分析称,拜登此行将面临“一无所获”的风险,不仅对外承认了自己对沙特政策的失败,还会让那些在人权问题上坚持原则与推动清洁能源转型的民主党人感到失望,或将导致民主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前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